「何事江山外,能催白发生。」

圈名史蘇,原耽tag雁回书,屯文献小料的子博@燕台贱子。

本命史道邻先生,他世界第一好(瞑目)
暴躁粉,对来我主页辱我本命的行为拒不讲道理,直接问候双亲。

南明史业余爱好者。
不出坑不爬墙没有墙头,超级长情我本人。

喜欢文人,忠臣烈士,有气节风骨操守者。雷帝受,非皇帝粉,皇权ptsd,翻案ptsd,明朝皇帝大部分ptsd,枭雄浊流泥石流ptsd。
我的历史人物喜爱标准:个人品质道德理念>政绩成就历史影响。

明末清初跨国跨党敌对阵营有料毒教控,嗑cp风格极度非主流,谨慎关注,善用取关。
说我毒OK,说我拉郎只能说明文献没我看得多哦www

虽然我吃清人cp不代表我接受清初暴行洗地。
嗑cp≠喜欢组成该cp的人。
嗑cp立场≠读史立场。

上下五千年最雷冯铨。
还有顾诚。

民族主义。

思想很封建。
而且很黄暴。

南明|历史|古耽|同人

关于

哎这个号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两天,凹3挂了之前补的链我都会删掉,回头再想办法,目前没有经常用的其他社交网站,万一号炸了补发什么的再说吧,如要找我可以私信问我QQ号扩一下,万一炸号了会在QQ说补到哪里去,过了这两天没事的话再删本条,没别的了,太难了


6.7

没什么了,刚刚试了一下凹3的镜像链好像不会被吞,这几天慢慢补链,不敢一次补好怕被f,就这样啦

文盲试图跨圈涂卷,我好喜欢武元衡呜呜呜呜呜呜呜他超级超级戳我,你糖我第一喜欢狄仁杰第二喜欢武元衡(嚎叫

以及我其实嗑李愬×裴度和裴武,裴度喂狗狗也好萌!闭嘴

两个裴度是因为重名吗(文盲挠头)

题主@一弄松声 

*郑覃应该是红,手癌涂错还点了保存跪地

【南明/集句填词】染啼红

“春带红芳归底处?日添白发上头来。”

集句:史蘇
曲:弭沅《十年一晌》(超合适,感谢列表姐妹安利)

桃李无言 明月照苍颜[1]
烟余云剩 凄凉风景岁华迁[2]
今日今年更可怜[3]
瀛海复成田[4]
玉树歌淼 古魂春冷蜀山鹃[5]

试问南归雁
能无悲 能无恸 能无哽[6]
莫北望 旧交老渐变高僧[7]
伤心人醒 对枯城
乾坤此日独吞声[8]
正春花好 却到花时百感生[9]

柳移花换春半[10]
如此江山 总作烟云观[11]
明月仍卧碧澜[12]
乍见生悲酸[13]
苍天殄瘁 鹧鸪鸣残[14]
长歌入晓山[15]
尽是苍茫人世 ...

「南乡子」第六章 过桥人似鉴中行(4/8)

新年快乐~因为做手术放假没咋摸鱼,过年更一发存货(

第六章 过桥人似鉴中行(4/8)

阿婧待他们说完了,这才拍了拍掌,温言道:“朱子说《韶》、《武》之乐是圣人的影子,要得因此以观其心。你们若不知志向,仔细想一想所爱所恨,这便差相似了。人生在世,从来有爱人者,有憎人者,有人得天下丛怨,有人受生民敬重,一个人站得越高,声名越盛,越被毁誉交加,越易让群口销骨,爱之者爱若神明,恨之者恨若夙孽。譬如孔夫子、孟夫子,这些万世不出一个的圣贤,历代也有狂且冒天下之大不韪,作文章声讨,恫震士林;张睢阳,颜清臣,岳武穆,文文山,这几个史书上盖棺论定的大英雄,也有后人以为操心太多,聪明实少,心里并不服...

【关于我】读者年度总结十题

题主 @青陆晼晚  今年看完的小说又基本全是炒现饭hh反复刷非常快乐(草)

1.列出喜欢的原创角色,并举出关于ta令你动心的段落描写

雷斯林.马哲理
半精灵狂乱地啜泣着,觉得自己快被逼到疯狂的边缘,渴望死亡来结束这样的痛苦。他紧抓住姬斯卡南的魔剑,冲向那条绿龙。他唯一的想法就是杀掉敌人,或是干脆被杀。
但雷斯林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像是块黑色的墓碑,站在巨龙面前。
有两人《龙枪编年史》n刷


杨肃观(观观是我最喜欢的原创角色之一(尖叫
杨肃观淡淡地道:“有些事,我不单是说过,还已经做过。请你们牢牢记得,杨某的政道,所言必是对的事。”说着朝八王世子欠身:“诸世子在上。臣甘冒天下之大不讳...

「南乡子」外一则·瘁天余识之一

这周考完有空把几天前摸的鱼修了时间bug,一个宋君承和荣讷爹辈矛盾的段子。


宋荣启衅

荣再吾为人精明强干,遍按畿内、山西,风裁甚著。每巡历郡县,观听民生,疑狱立辨,陈案清雪,惩贪恶以不时之纠,举廉能以堂堂之荐,再生之庆,斯民感焉。然性严愎,举劾自用,鲜听诉枉,所属稍不称意,即罗入奏词,或以风影之诬,反为他人驭制,人情渐有不平。声名凛然,威福日炽,輶车所至,群僚战栗,抱怀悚惧之心,预为陪奉。按河南,诸司畏其考语,布、按二官,竟报门作揖,守、令送迎,皆磕头进退。尝巡南阳,行部之日,府主以疾故不至;典郡者,湖州宋举安也。再吾不怿,遣幕吏问慰,从容询请曰:“咨君宛郡太守,合拜而不拜,岂近礼乎?...

【花语】铁线莲(魏广微×赵南星)

以前摸的花语题,填写手卷子引用到了,所以先发一下原文。

-宽恕我,我因你而有罪。


过年的时候,魏广微新得了盆翡翠胡珠妆的小松树,盆儿是一整块浑然无瑕的羊脂玉雕的,在满树闪灿的珠翠映照下,剔透得似裹了层雪,白里头泛着绿。这盆富丽堂皇的死物,河南封疆的大员得来巴巴地献他,被他一眼相中那藏珠之椟,将青松挖起,添了水,改种了一株幼嫩的莲。

他弄来的莲花价贱,又难伺候,况古人不是说么?东林北塘水,湛湛见底清,那无疵无瑕的花是要衬在淤泥中,从秋池绿水上擎出来,才格外显出琼莹玉雪的高洁的。拿这样精贵的盆子供奉,却似把山林中的雀鸟翅子打断,指爪磨折,一厢情愿地锁在丝笼里,年淹日久地,挣作不动了,老了...

【集句诗】南明·无题(写手技巧问卷25题)

日落孤征胆,途回久客肠。
白首未闻道,感此日月征。
胡为君远行,挥手起苍生?
蟾光方皎洁,桂影何参差。
昔日天家正太平,寒玉团团贴空明。
月光薄云照何处?满地秋深感可知。
欢荣若此何所苦,但苦白日西南驰。
去年杏园花飞御沟绿,今年萍寄隋宫望咫尺。
无奈倾颓恨有余,天地还似浪翻覆。
金陵万事都如梦,况复楼空意转悲。
醉里不知明月上,大夫独醒空憔悴。
辰沉谷没复倏忽,云散风流纷转徙。
凄凉亦止十年余,江上繁华转胜初。
换羽移宫总断肠,唱彻新声隔烟水。
烽燧暂销鼙鼓歇,箫管楼船又复来。
半闲堂里起笙歌,琵琶弦索尽边曲。
眼看东日沉溟海,鹧鸪偏向夕阳啼。
岸树依然迎过客,鸿云仍旧遏归人。
何人不庆升平乐,何图今日得雕梁?
何人不见春风花,...

「南乡子」第六章 过桥人似鉴中行(3/8)

这篇文今天写上了100w字,所以连更XD

第六章 过桥人似鉴中行(3/8)

那厢洪媱便笑:“那是你们孔门的规矩,却同我说什么来?即或不赌首饰,何必那般无趣。我与你玩一局,输家夜里便要头一个进阁子,可敢么?”
这倒真叫人始料未及,孔令学喃喃道:“洪姑娘,你……你不是不去的么?”洪媱微微一笑:“那是你呀。”孔令学惨然道:“别、姑娘还是别去了……我爹爹……”荣怀珠笑道:“老兄,你又来!”伸手把鹿瓒一推,喝道,“鹿仲郎,男儿汉大丈夫,连媱妹妹都不惧,你还不下场?等着看孔三画龙吗!”这个典故孔令学总算听明白了,斯文面孔由白转青,怒不可遏地尖叫:“荣怀珠!”身子却给商继良死死搿抱着,荣怀珠嘻笑道:“孔...

「南乡子」第六章 过桥人似鉴中行(2/8)

详注照旧在文末,用典有点黄色警告。
第六章 过桥人似鉴中行(2/8)

古语云:父严则子敬。又云:教子之法,父严不如母严。果然才闻小荣先生直言正谏不讳,家人有严君甫一搬出,那两个小寡人伶牙利嘴早化作嗫嚅翁拙口,霎时间脸寒心战,讷讷说不出话来。那厢孔令学却已掇好了脾气,自把满地的牌归了归拢,笑着缓颊道:“大过节的,你们闹什么?少刻阿媱回来,叫人家看了笑话。”
众童亦是互相捉弄多了,并非真正置起了气,商继良方招呼缃书进屋坐下,闻言忙问:“我才在前面听一个小贼秃说阿媱也在,她不是不肯来么?”追究原委,倒是孔令学率先错口儿泄了天机,才引得一帮友伴不顾劝阻群集隆安寺,这里边哪个不是豪门世胄、诗礼簪缨,...

1/32

© 史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