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江山外,能催白发生。」


圈名史蘇,原耽tag雁回书,南明相关tag枳棘史钞。
“孤鹤在枳棘,一枝非所安。”

南明史沉迷者。道邻先生一生吹。
(看啥看没看过nc粉吗(。

历史|古耽|同人|西幻

关于

南明弘光朝药丸印象表

真的很沙雕hhhhh
快做完的时候电脑gg了,重做惨剧←

【千粉福利】抽送南明史入门书籍七本,不包邮,谨慎参与←

今天lof满千粉,作为一个划水咸鱼极圈党,没有想到能被这么多人喜欢,非常感谢大家惹w因为半年前的点车还坑着,实在不好意思再开点梗,思考了一下弄个抽送好啦x顺便借机卖下我圈安利(喂)
在这里留评即可,到下周一截止,我抽一个人送我自己比较推荐的南明史入门读物专著一组w穷苦学生,大概只有这些辣:
谢国桢《南明史略》
南炳文《南明史》
司徒琳《南明史1644-1662》
李洁非《黑洞:弘光纪事》、《野哭:弘光列传》
张玉兴《南明诸帝》
梅毅《南明:流亡的悲歌》/《南明痛史》(这本我其实没看过……差不多是像明事儿那样的,可以看着玩玩吧,不是特别推荐惹,因为写南明的这种书我知道的好像只有这本和《南明那些事儿》,凭我的第...

【南宋遗民/集句填词】长门暮

看了两天宋遗民诗词换换口味的产物←我似乎隐隐感受到了宋明遗民画风区别……感觉可以大致分清(?)惹。
注意依旧并非严格按照狭义遗民标准来决定句子来源,如我也选到了王沂孙、张炎、刘将孙、汪元量等虽然仕元,但诗文中仍具有强烈故国之思的一类群体。身不由己总是令人无奈,既然并非追求新朝的荣贵,且富有遗民情怀,则似不必对此一二情有可原的污点过于硁硁苛责。

南宋·长门暮
 
集句:史蘇
曲:落影《未见青山老》

泪洒东州 江山何事此时游[1]
废苑尘梁 如今燕子尚来否[2]
相逢尽尊酒[3]
看青山 白骨堆愁
三十万 八千秋[4]

幽窗相照 亭亭明月底 霜华似织[5]
休照红楼 怕人间换谱 素娥未识[...

「南乡子」第七十八章 惊风乱飐芙蓉水(下)

更个文压压惊quuuq徘徊在羞耻到gg边缘jpg(不别误会这文还是很正经(?)的)
第七十八章 惊风乱飐芙蓉水(下)

       谢瑌和翟以誉落在后头,还不忘向那书生施礼道别,下门厅几位同朋都已登轿四散了,坐轿回馆,换上锦袍巾帽,仍引一乘牵缰而行,向西子湖慢慢走去。公馆近城隅,甚是幽静,出二三里,已走入一幅喧阗市景之中,车马丛集,游人熙攘,楼上是翠幕如云,店头是彩旆扰扰,直是一个繁华竞逐的景象。翟以誉同他相携并行,不时也指点着身旁的名物,讲解一番本土的特色;谢瑌在一旁耐心倾听,偶尔寻摘出一两句提到这里的诗文,笑着同他讲讨。渐渐从丛脞人...

占tag抱歉。
之前有@记钧。 姑娘已在lof说过,稍作说明,主要是百度贴吧杨涟吧被部分不知道什么阵营人士占据吧务团队后肆意侮辱杨涟先生、鼓吹屠杀正义、滥删滥封滥骂的事(详参图p1、2、3),我在此补充一下投诉该吧吧主萧子良的流程,让有意关注参与的朋友找得到方法。
手机百度贴吧客户端举报吧主萧子良流程:点杨涟吧贴吧头像→选择本吧成员,最下一栏有投诉吧主,最好写上理由,如时间不够可以在回复区留言,我会私戳各位把我填的理由发给您。

这个人,和他讲道理是没用的,也不必去贴吧和他与他的小吧团队做太多纠缠,直接举报吧主,总会有结果的。
图p4是我投诉后查到的回应,之前在贴吧内开帖说明,已被吧主删帖封禁...

【一个置顶】个人主页的文章总目录

新出置顶功能,愉快地弄个目录(*•̀ᴗ•́*)و ̑̑主要分原耽、史同、史资和影同四块,全部标明时间来暗示最好不要翻我的黑历史以免辣眼睛……
放目录前稍微自我介绍一下,这儿傻黑毒老司机苏苏,主萌南明史,本命史道邻先生,写原耽大长篇和史向同人周边,日常嗑毒教,偶尔做一点我圈的文献整理,特殊技能混极圈,即我萌的没有不冷的(自抱自泣)

以下是总目,如无意外持续扩充。

原耽(专用tag雁回书)
 
南乡子
序:2015.10.23
第三卷第七十八章:2018.7.20
外一则·胜国遗事:2017.10.14
姓字官职乡梓对照表(未更新):2017.1.15

春台引
序:2018.5...

【还是r18】飞鸟还(万历×张居正)(重度污预警预警预警)

起因是这两天收到几条我半年前五百粉点车的通知……深深地感到惭愧jpg剩下欠的十二篇有各种各样的原因真实开不出来,今天激情摸鱼算是给那个点车(强行)做个结果(虽然写的并不是点梗(各位我错了不要打我(顶锅盖跑
万张开到第三篇,人懒这个时间线也懒得变,接在上篇后面,为什么老是开万张,一来是有现成设定最方便,二来是我敢公屏车的cp里最趁手的一对……(掩面)
再次预警,4k+非常污预警,道/具play预警,还是那句话,现在走还来得及
 
飞鸟还

张居正回到内殿,除下网子袍罩儿,在榻里躺下。朱翊钧朝外卧着,他揭起珠被,便忽然翻身缠抱上来,他木然地任由朱翊钧拉进怀里,道:“皇上醒了?”朱翊钧贴着他耳廓,...

【南明/集句填词】蒙庄梦

南明·蒙庄梦
 
集句:史蘇
曲:曹轩宾《别君叹》
 
楚塞茫茫空四顾[1]
断壁尚存当日赋[2]
天晚不留南雁去[3]
一恸冬青泪如雨[4]
 
天地常如中酒人[5]
况逢世变益嶙峋[6]
繁华既往莫重陈[7]
只自无言对暮春[8]
 
禾黍离离满目秋
虎踞龙蟠一夕休[9]
四弦轻拨珠盘走[10]
衔悲渍涕枯庭柳[11]
银瓶长坠 玉筋空流[12]
春月为姿亦漫愁[13]
 
倦向河山数晋宫[14]
到来不与旧时同[15]
江风涧雪长汹汹[16]
一枕蘧庐付晓钟[17]
 
门内酒泉流汤汤[18]
园陵谁望旧斜阳[19]
世间无事不苍桑[20]
何人不断渡边肠[21...

「南乡子」第七十八章 惊风乱飐芙蓉水(上)

这章应该会有九千多的样子所以分上下发……才没有为了造成我还是很勤奋的假象混更呢,毕竟上也有4800+(bu)
第七十八章 惊风乱飐芙蓉水(上)

       元曲里说“普天下锦绣乡,环海内风流地”,谢瑌出身江南,从前却不曾来过杭州。他一袭凉衫,一顶圆帽,骑在高头马上,一眼望全了千叠翡翠的吴山下、万顷堆云的西湖旁,屹立着的那一座浙江会城。晴光骀荡,郁郁溶溶,青峰翠幛,如张天幕,谢瑌望着江濆旁一围高大峻伟的郡郭,笑向身侧道:“古人云近乡情怯,我观明孝兄气度从容,似不落此窠臼,山光水影,也像含藏在胸了。弟欲俟有暇时,览一览这山水名胜,尚要烦兄...

「南乡子」第七十七章 刺骨犹藏绣里锥

第七十七章 刺骨犹藏绣里锥


副总兵官任逢旌蒙皇帝隆恩召对、一番温温款款地问候父母家人后,抱着十二分受宠若惊回到家,他兄长仔细问了面君的情形,便取出一个写好了的拜匣,催他过兵尚段咏麟寓邸走走。为着他父亲是边方紧要的总督,素与咏麟相熟,门状上就没有那些谄媚过了头的谦称,只备一张晚侍生的帖,些须赆仪,预备明日拜见。

到次日下晌,官衙散班,任逢旌教小厮捧着匣盒,自己合一顶绉纱嵌金线云巾,穿一件翠色春罗道袍,亦不戎服携弓,骑高头马到东仁寿坊钱堂胡同,拜了帖,里面不一会便请他上去。

段咏麟一身湖绸袍子,头上未戴帽,只是用懒收巾束着髻发,坐在厅上看书本,意态儒雅澹泊,如同一个隐居乡野的老...

1/26

© 史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