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事江山外,能催白发生。」


圈名史蘇,原耽tag雁回书,南明相关tag枳棘史钞。
“孤鹤在枳棘,一枝非所安。”

南明史沉迷者。道邻先生一生吹。
(看啥看没看过nc粉吗(。

历史|古耽|同人|西幻

关于

「南乡子」第七十六章 玉玺不缘归日角

第七十六章 玉玺不缘归日角

      宋君承把洒壶放下,在花架前站直身子,见傅知衡折腰打拱,温和地说:“不要多礼,劳你帮我将那卷《北溪字义》取来,我一时找不到了。”傅知衡侧身跻入房中,走到书槅前,询问样地一望,宋君承既无表示,他这才小心翼翼地移动开那几只钿得光璨璨的奏匣盒子,四下里看了看锦签,把书函捧了出来。
      宋君承沏了钟茶,在墙边一张文椅上坐着,他背后支摘窗上糊着的透绣纱子让太阳晒得白生生的似一块通明彻亮的玉,镂雕睡莲窗棂裁出的一道道斑斓光彩也像那又轻又软的纱幂一样盖在他肩头,把他...

【南明/剧本】金陵宫词(弘光1645)

期末考试剧本,灵感来源李清《南渡录》:“及国亡,宫女皆奔入民家,历历吐状,始得其实。”主角剧情全靠脑补,勿当真实历史看待。

金陵宫词

主要角色

朱由崧 明神宗孙,福王常洵子,崇祯兄。南明弘光(1644-1645)帝,甲申北京陷落,五月在南京登基。乙酉清兵屠扬渡江,南京降附,弘光走依靖国公黄得功,得功军破,为副总兵田雄所劫,背负入清营,丙戌遇害于北京。
春鹃 南都宫女。虚构人物。命名化自杜甫《杜鹃》:“杜鹃暮春至,哀哀叫其间。我见常再拜,重是古帝魂。”由崧出逃时放归宫女,鹃亦奔入民间。
冯一发 南都宦官。史书仅存其姓,擅拟一名以方便行文。化自苏轼《澄迈驿通潮阁二首》二:“余生欲老海南村,帝遣巫阳招...

【考据向/史可法】对道邻先生的性格描画兼驳顾诚《南明史》三个观点(上)

0.

戊戌四月廿五日,纪念先生三百七十三年忌辰。

今天是扬州十日的第一天。

1.

先生于感情上的看重,在与浮丘左公的渊源中最得体现,他作为国家长官,同样也有公私分明,不以私废公,不以偏袒亲近左右理性的一面。在过去的种种描述中,对这一点均不甚清晰,我想从此一特质发端,试举史可程、左光先两例典型加以佐证。
先说史可程。人们习惯将这位两度易主的贰臣塑造成一个卑鄙反复、厚颜无耻的反派形象(如某部传记小说,某情景舞台剧),事实不尽如此。史可程,字赤豹,号蘧庵,幼失怙,和他父亲在世时一样蹭蹬闱场多年,崇祯十六年试中二甲第十名,搭上了明朝在国土完整时科举考试的末班车,考选庶吉士,这一年他已经三十八岁(对其生...

「南乡子」第七十五章 始知锁向金笼听

第七十五章 始知锁向金笼听

       这日下朝之后,黄幄中天子一面解下宝带,一面命太监出去传阁臣在平台会见。孟夏的京城往年已经有几分干闷,今年又热得很早,嵌了一丸赤日的天空抹着淡淡的云脚烟痕,琉璃镜一样一碧如洗,寂静庄严的宫殿外一连片看不见影儿的禽虫唼唼地直叫,燥劲的薰风不住拂上赵容汗湿的鬓角,把那虫鸣鸟叫源源不断地灌入他耳中。赵容脸上浮出一丝厌恶,有些无理地信口吩咐道:“叫人把那些虫子都粘了。”身后宫人轻柔地为他除下寿山福海云肩通袖襕袍,这套满绣满饰的衣冠是厚重极了的,好容易从锦绣桎梏中挣脱,赵容不急从新穿戴,就一身青蓝的亮花紬...

【竟然有然后】继续整理《万历起居注》中万历和他张先生狗粮部分(万历三年)

渣男养成记第二期jpg万历元年-二年点我
下课了来屏蔽重发。
和友人激情讨论后鸡血上头的产物,看着小宅男变渣的详细过程有点心情复杂了。四年……大概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整理惹。

萬曆三年

三月
○四日癸卯,上禦文華殿講讀。上覽《帝鑑圖說》,至強項令董宣事,嘉嘆久之,顧謂輔臣張居正等:“彼公主也,尚不私庇一奴,如此,外戚家何可不守法?今戚裏間,朕以慈闈故,多有委曲調停處,渠寧詎知?”大學士張居正等疏言:“昨該臣等議處史職,題奉欽依。除記注起居,見有日講官丁士美等六員,合令日輪一員赴館紀録外,其編纂諸司章奏,臣等推得翰林院修撰王家屏、徐顯卿、張位、于慎行、沈懋孝,編修沈一貫,俱文學素優,堪任編纂。見在史館書寫...

明遗民语录拼图+文字版句子出处

 又名520快乐应景图

-白发几人怀故苑,青山何地葬遗民。-

 
 
王玉藻:平生辛苦泣孤臣,剩得干干净净身。
初玉藻令慈溪时,有童子姚亦方者,亦志士也,国亡弃巾衫来依,玉藻往往相对悲号,久之以癫疾死。玉藻终身不剃发,不改故衣冠。一夕,忽作绝命词曰:平生辛苦泣孤臣,剩得干干净净身。四大既崩神失散,这篇草槁付谁人。仍掷笔死。年六十六。
 
李清:涓埃未报,国亡后守其硜硜,有死无二,盖以此也。
甫及杭而南都已不守,自是隐居不出,惟著书自娱。清人欲起之,以病固辞,无有识其面者。每遇烈皇帝讳日,必设位以哭。晚岁预作遗...

「南乡子」第七十四章 回时楼台非甲帐

今天这个防和谐间隔,感觉自己十分优秀。
第七十四章 回时楼台非甲帐

       刘兰成登舟的消息没有传出,座船上家人也只听说夜间来了个大老爷从前相厚的朋友,那仆役把他送到套房,殷勤招待他洗脸吃茶,又拿了一身湖绸玄色直裰与他更换。
       刘兰成礼貌而安矜地接受了抚院门下的服侍,赏了几钱银鞋脚钱,反手把茶水泼进一只花钵中,向那仆从歉意一笑:“有劳你,我吃不惯这个,不关你的事。你出去罢。”自己从茄袋里取出个装茶的缠枝合子,将茶叶倾入一把唐制的乌银鸡首壶,找了一只瓷白盖碗,沏了...

【关于我】同人写手双人问卷

和  @沽酒换辞  的双人卷w她的卷子点这里
打了驷鞅tag是因为写一段驷鞅那题写得有点长……有车有毒cp预警注意躲避。

l.首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圈名史蘇,来源是春秋大神棍史苏。
业余南明双人圈水圈水手,不喜欢一切关于萌末的网络吵架活动,精神洁癖,嗑清流神性人格,剧毒cp爱好者,喜欢君臣/敌对方/师生/年下关系的叔控老司机。
三流文手,没有脑洞,考据癖,变态流,由于不会打大纲所以写文长期放飞自我,日常是臃肿冗长糙汉风,原创都是巨坑,同人只会开车。
讨厌掐架,我是皇汉。
大家可以叫我苏苏w

最重要的是,我永远热爱我的本命XD

2.回忆一下对方写过的同人,...

「春台引」第一章 高城闭青春

一时鸡血冲动续更,昨晚发的真的被屏蔽了……orz
第一章 高城闭青春

       退朝后,皇舆返驾,有旨开延英,方从紫宸殿内领班成列而下的台辅尚未出左掖,便被奉谕内侍唤到,望西向延英门走去。那时已是半头晌的时分,皇帝洗过面手,目光淡淡地看着殿外春光照满的青槛玉砖,白生生铺了一地水银一样,他今年刚满二十岁,俊秀的眉宇间含着一抹忧郁而澹泊的慈悲气,透过晶帘重幔,他仿佛看到阖城的飞絮落花,如烟柳色,似一阵争奔急雪,纷纷刮过龙首原,扬在大明宫圭玉般洁净的阶除上,旋扑进金碧辉煌的大殿中,无声地跌在他刺绣着龙纹云水的衣角。
  ...

【关于我/屏蔽重发】写手十五题问卷

填卷成瘾jpg,题源 @雨落诗 只填发过的文,没发过的就不说了。
  
1.你笔下的主角说过最苏的一句话是什么?
 
他听不到李元胤的答复,便自顾自地接着说下去:子曰,邦有道则智,邦无道则愚。自明季祸乱以来,派饷无算,丛生嗷嗷,朝不及夕,以至民穷盗生,宗社封疆,遂到此田地。天下人延颈以望太平,前明无道,气数已尽,正皇清龙兴之时……
李元胤笑了笑,打断他道:圣人亦有四教,文、行、忠、信是也。我求仁而得仁,又何怨,惟恨力微任重,不能饥餐虏肉,渴饮胡血。奴酋窃我神器,掠我君父,杀我子民,鞣我国土,坏我宗庙社稷,而乃觍颜自饰,自诩什么天命攸归,什么太平治世。试问太平在哪里?在扬...

1/25

© 史蘇 | Powered by LOFTER